蜀葵

为熟睡的你编织梦。

我摸到他诗歌里的一团白

他一定知道,我灵魂迁徙的方向。知道一只鸟
托着夜色起飞的负重感
文字成型的中午,他站在广袤的棉花地里
他的静默,是另一处等待,无名,无望,又热烈

而黄昏欺近。他诗歌里的词语,有了时辰感
我说不清楚流泪的原因。生病的左手仿佛牵住了他
的衣角
隔着山岚与河流
也不知道一团白从何处来,照亮我的眼泪和无辜

生活让我们都无法走更远的路,连抒情的声音也
越来越微弱
我想起在一场爱情里,我也这样流泪过
便把酒杯里的酒都倒进了酒窝

评论
热度(6)
© 蜀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