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葵

为熟睡的你编织梦。

星宿满天

这爱的距离,不会比在尘世里爱一个人
遥远
也不会比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幽暗

我只是对这长久的沉默着迷
也深陷于这无垠的空旷里的一声叹息
和这叹息里万物起伏的身影

我们不停运行,并听到浩淼水声
只有一种注定:我在拥抱你之前
即化成灰
只有一种愿意:在伤口撕开之前
泯灭于此

只有此刻,我不用遥望的姿势
而是在不停穿行
你是知道的,在万千花朵里把春天找出来
需要怎样的虔诚

我摸到他诗歌里的一团白

他一定知道,我灵魂迁徙的方向。知道一只鸟
托着夜色起飞的负重感
文字成型的中午,他站在广袤的棉花地里
他的静默,是另一处等待,无名,无望,又热烈

而黄昏欺近。他诗歌里的词语,有了时辰感
我说不清楚流泪的原因。生病的左手仿佛牵住了他
的衣角
隔着山岚与河流
也不知道一团白从何处来,照亮我的眼泪和无辜

生活让我们都无法走更远的路,连抒情的声音也
越来越微弱
我想起在一场爱情里,我也这样流泪过
便把酒杯里的酒都倒进了酒窝

搞笑节目在播
为何眼眶溢出瀑布

四十四次日落

他知道,他根本不可能在一样的灰头和土脸之中,把自己指认出来。在人潮里,他甚至没一个完整的影子。他要回归的行星,想来,根本不比一粒沙子要大上多少。他的渺小,一直摇撼他,作为一颗宇宙尘埃的住客,他对自己说:对一朵花儿的执迷,对一个脆弱生命忘我地浇注心血,或许,在这永续的卑微之中,就是他唯一的救赎。

天文特征 Hush!

每次我看著夜空都會覺得有點笨
他已經跟著別的星球一起離開了
我還是依舊記得依然知道他出現的天文特征
是幾時幾分

庆山

我们岂能对茫茫人海中孤独和隔离的处境无所畏惧和伤痛。即使我们保持镇定自若,冷淡自处,但在内心无法否认,每一个人都持有救赎或被救赎的期待。 在不相爱的白日天光之下,我们都只能隐藏自己的悲伤。

这里如此之美,可否停留

爱人有血肉,更易腐朽。只有你的相信,来自你内心的爱,是完整而稳定的存在。不管何时何地,与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持有它们,就持有长久。

掸去花瓣,拂去雪粉,长袖一身轻。已是陈年旧事,我等的人是否仍在久久守候。雄鸳鸯振起羽翼,令人忧思涟涟,寒衾中鸣叫安在。命运本该如斯。夜半心远钟疏,闻者孤身独寝。哀鸣寒彻枕畔,愈发令人气绝。泪涟涟,意潸潸。无常生命足可惜,相恋之人罪业深。且将无度悲哀,一腔忧焚齐抛光。舍去浮世,明月清风,两袖相伴。

春宴

生活本身千疮百孔,人,又岂能幻想借助他人微薄之力得到成全。感情的解脱与他人无关,只与个体的超越性有关。高级的感情,最终形成精神和意识。低级的感情,只能沦为脾气和情绪。

牛羊下山 周云蓬

已经不止一次提到黄昏了,和斜水而去的白鸟
我突然陷进一棵树的纹理
水波如束
我不知道要用多长的沉默,才能和六月的葱郁
合二为一

我需要你指认我,指认一朵轻,一团恍惚
但是不要你指给我路途
如果有一种抽离,必然会和我的到来一样
从有云的地方
直接打下

我们有模仿之力,和飘摇之心
画的伞一个个撑起,雨,在预报之内
那时候葡萄一个个熟了
仿佛泪滴
有长时间悬挂的美

孟冬

然而,了结了吗
了结了吗
马鞍在身下奔驰
镣铐咆哮  自由撕心裂肺
撕裂澄澈的天空
怒发上冲冠
我爱肺癌  燃烧整盒的烟
把灰烬卖给困惑的人
把酒卖给另一些人
被褥和床铺
我要把你们带到无何有之乡
像焚烧死者的遗物一样
焚烧你们  焚烧酒和爱情
纵然有大蛇缠身
我也只是一个凡人
只是一只袜子
陷入中泥淖中目送
鞋的远去
而鸟群   那再度回归的生命
告慰草木的荣枯
酒杯将第二次被激动地斟满
仿佛辰光注满夜空
不能了  即使咬碎钢牙
也将无济于事
这是无脊椎动物的土地
这是无翅之鸟的天空
这是你诀别的爱情
在二零零三年的孟冬
在未来的蛇牙  过去的蛇身的
啮咬缠绕中
现在  ...

我愿意懂得“永恒”两字的意义
把悲壮的意义放入平凡的生活里
而做一个虔诚的人
因我是厌了易变的世事
也厌了易变的自己的心情

then

想起了咸远
那是我第一次到达的远方
我想起那些我从未见过的东西
我把珍爱的她一句一句抄进日记
然后她住进来
别人无从知晓
我无可奉告
我想起那天我们告别之后
我一个人去吃了垃圾食品
我所去的任何某处
应该恰好有你
我成为全部的自己
或你
到底哪一个比较好
如果幻想那些不存在的设想
它们会在夜深时钻进我的梦里
我又开始睡到昏天暗地

远望北京

北方很热,南方很凉
北方有人继续喝醉,北方有风云和政治
南方我早早上床睡觉
北方有彻夜的酒局
南方我装满一茶缸黄酒
自己往自己的深处颓
北方有北京
南方有缓慢的时间
爬满青苔的庙宇
死去的古人
北方有青春野心
南方有关于这一切的回忆
北方有暴雨
南方有绵长的梅雨季节
细小的不舒服
均匀的不高兴
蛀空你
你成了重新变空的容器
等待着再装点什么
还有些残年和留白
可以小心地早起
兑换
交易

我终于感到,我们之间的全部通信只是一个大大的幻影,我们每人只是在给自己写信。我深刻地爱着你,但却绝望地不得不承认,当你远离我时,我爱你更深。

真理不可能建立在见解之上,应该首先摧毁见解。此后我们才有可能获得自然和真实。个体的生命是这样艰难而天真的事情。

他人象征现实缺失

面对语言、表达系统以及他人身体时的特异感;难以进入对他人的存在的确信;人与人世界的迟钝和疏远,在这个世界中,被表达的事物僵住不动,含义严重地无视事物,象征获得了谜的重力:这是精神衰弱症患者和大多数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僵硬世界。

一个穿着洁净衣服的人,走入了集市之中只能被推来搡去,他需要付出代价。他没有这个集市的规则。

我认为人的一世,不该被略多的孤伤占据,而应与相近相亲相类的人多多相处,散去光阴。等我再老些,可能会去找你。眼角皱纹,颊间色斑。我们四目相对,喝口清茶,然后亲口说声谢谢你。

SLOW

皆非 马頔

       一个男人握着加温的啤酒

       整片星空和一只老狗

   他没流过一滴眼泪 却被大雨包围

   冷暖自知的酒杯 游荡着善良的魔鬼

   他总是这样说 一切都无所谓

   他背对着人群 摔碎了酒杯

每个人都是一颗孤单的星球啊
清晨醒来的时候总是这样想着

Shields Grizzly Bear

我心遗落往事前缘

存档灵魂:

Gun-Shy
风 声 鹤 戾


【歌词】


The sky keeps staring at me
Frozen in my tracks
Nothing else to see
And when I move my face left
You're always standing there
A shadow I can't see
And even then I can't trace
You're walking away
天空把我看透
凝固住我足迹
眼前虚无茫茫
当我转动脸庞
你就浮现眼前
捉不到的影像
即便如此,我也无从追寻
倏忽间,你又消逝无影踪。

I put my ears to the ground
Always pushing down
Nothing I can hear
I found the worst half in me
I'm cut off at the knees
Can't even take a stand
Against your words and beliefs
We didn't want to freeze
我双耳接近大地
一再的紧贴
寻无踪迹声
我每况愈下
双膝无力
无法站立
凭借回想你言语信念
我们不想冻死在。

(All of the years
Leaving me here
Gun-shy
The pain
Losing my aim
And why
Haven't we changed?
Story to blame?
Recite
All of my wrongs
You know it's wrong
You smile)
( 时过经年
空留下我
风声鹤唳
痛苦折磨
丧失生活
因何而其?
难道我们依旧?
结局痛苦?
历历在目
所有我犯下的错
你知道,这本就是一场错
你却在痴痴笑 )

The cold keeps tearing at me
Slowing down my blood
Unable to speak
I left my mind long ago
Choosing something false
Always letting go
And when I try to face you
You're walking away
凛冽的风把我撕裂
热血凝固
双唇颤抖
我心遗落往事前缘
美丽梦幻
消散风中
当你再次浮现我眼前
又倏忽,消逝无影踪。

I don't want to say it all again
I never seem to see
And why?
Do I always feel it all the same
The blisters in my eyes
Recite
A guide that has only led me stray
And even as I limp
You smile
我不想再多说
我似乎从未看透
这是为何?
感觉总是一样
我双眼浮肿
历历在目
引领我误入迷局
我步履蹒跚走
你却在痴痴笑。


得未所有

       如果觉知是穿越过漫长的对抗、煎熬、束缚、污染而获得的,愈加可以因此而信任它,信任现在的自己。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按照自己的命运活着。
       人的最佳状态是明亮,有香气。

又梦见你了
“又”
其实也没有几次
我依旧保持着狼狈的姿态
看着你给我端来一碗粥
眼神里有不忍吗
我忘记了

每当我开始偏执的
强词夺理
就又知道我在做梦了

论生存的痛苦和虚无——这样,一个人的一生总的来说,就是被希望所愚弄以后,一头扎了人死亡的怀里。

存档灵魂:


【德】叔本华



1


如果痛苦不是我们生活最接近和直接的目的,那我们的生存就是在这世上最违反目的的东西了。这是因为如果认为在这世上无处不在的、源自匮乏和困难——这些密不可分——的那些永无穷尽的痛苦没有任何目的,纯粹只是意外,那这一假设就是荒谬的。我们对痛苦的敏感几乎是无限的但对享乐的感觉则相当有限。虽然每一个别的不幸似乎是例外情形,但在总体上,不幸却是规律中的惯常情形。


2


溪水只要没有遇上阻碍物就不会卷起旋涡,同样,人性和动物性决定了我们不会真正察觉和注意到与我们的意愿相一致的一切事情。如果我们真的对事情有所注意的话,那这些...

心底清明  便不会再介怀与他人的离聚
长久以来对人事总是未抱珍视之情
虽然一些矛盾的思想仍在心头翻滚
但总算能看清一点去路
默然不语或许并不能时时带来好处
众人面具之下的灵魂其实都难以捉摸
无需揣度
此后若再遇见难以相融的人
别一意孤行

© 蜀葵 | Powered by LOFTER